威尼斯人电子游戏

朝战此役打不打?彭德怀很犹豫 陈赓给他出了一计

2019年3月15日

彭德怀和陈赓虽然很早就相识,甚至年轻时一起在湘军一个师待过,但是,征战十几年中,两人一直没有一起联手作战过。一般都是彭德怀隔了好几级指挥陈赓,比如红军时期、抗战时期,都是这样。

在抗美援朝中,陈赓终于成为了彭德怀的直接下属——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。

1951年夏,陈赓从北京匆匆地来到了朝鲜上任。他首先来到了志愿军总部。

七八月份朝鲜暴雨成灾,平地积水好几尺,大小河流水满为患,铁路公路冲毁,军民苦不堪言。而美军却开始往前线大举增兵,准备乘北方暴雨成灾、洪水漫天之机,发起新一轮大战。

这时杨成武第20兵团已经携苏式武器到达前线。党中央调杨成武率第20兵团入朝,主要目的是准备发动第六次战役。杨成武一到,志愿军在朝总兵力达到5个兵团,共17个军,算上炮兵、工程兵、铁道兵等,近100个师,实力超过美军一倍。但是,是否发起第六次战役,彭德怀却十分犹豫。

为什么?

彭德怀认为志愿军的实力,表面上为敌军两倍多,但其中的工程兵、高炮兵,铁道兵只能用于后勤保障,不能上第一线,参战兵力实际没有两倍。此外,为防敌军在侧后登陆,须分出几个主力军,安置在平壤、元山一带机动。如此一来,第一线的兵力,将并不占压倒优势。且敌人粮弹充足,有海空优势,火力凶猛。因此,打与不打,彭德怀一直下不了决心。

正在这里,陈赓来到了志愿军总部。

两人见面后,彭德怀谈起了当前的战况和自己的考虑,说:“中央把第20兵团都派过来了,不打都不行了啊。”

陈赓略一沉思,说:“今日之局,令我想起当年上党战役。”

“哦?”彭德怀看了他一眼。

陈赓接着说:“当时阎锡山向上党进攻,主席正在重庆与蒋介石谈判。我们担心打了会危及主席在重庆的安全。总理却发电指示说:你们只管打。打得越出色,主席就越安全,在重庆的文章就越好做。所以,我们坚决打了!”

彭德怀点点头:“眼下的情形亦是如此。美国人在开城谈,之所以立场强硬,出尔反尔,就是他们认为他们力量强大。若我军能打一两个胜仗,消灭数万敌军,美方必改变立场,愿与我达成协议。这也是中央要发起第六次战役的意图。但是,我担心我军此时进攻,虽然能实现突破,但难以保障突破成果。故难下最后决心。”

“哈哈,这好办。”陈赓笑起来了,“既然打进攻战胜利把握不大,何不改为打防御战,取消第六次战役计划,待敌来攻。阻击战打胜利了,结果岂不是一样?”

彭德怀一听,豁然开朗,一拳砸在桌子上,说:“果然是好计。难怪当年蒋介石要用10个师长换你一个。老陈,你果然会用兵。”

随后,彭德怀依计而行,坐以待敌。

8月18日,“联合国军”总司令李奇微首先进攻东路的人民军,没有突破,随后转而以主力进攻中路、西路的志愿军。志愿军按照彭德怀事先的部署,依托原有的阵地,打起了防御战。双方百万大军在200余公里的战线上恶战半个月。结果,美军损失5.5万,加上东路伤亡2.8万人,一共损失了7.8万余人,李奇微无计可施,只好草草收兵。

不久,美军又乖乖地回到了谈判桌上。

编辑:网络编辑